第一节新的环境(11/56)

精灵族的一行,使我成长了不少。对我的人生影响更是很大。然而最后与四神战斗,却留下了不小的后遗症。那就是……“白虎和玄武,是从这个方向遁走的。依赖神祗生存的它们,恐怕会出现在……”阿闪紧锁着眉头:“苏威拉老师的帝释天学院。”这个名字,我已经不陌生了。目前的问题是,如果两只威力强大的神兽窜到学院来,会带来多大的危害……看阿闪的神色,她不大想面对帝释天这个地方。应该有她自己的苦衷吧,我想。而霞却能够洞察她的心思:“阿闪,在犹豫苏威拉老师的事情吗?”苏威拉这个老东西……在阿闪心目中有着很重要的位置呢。与基德相比,这老头似乎绝情了点。因为契约的关系将阿闪逐出师门,你还真够狠的。不能说他绝情吧,至少他顽固。“呵,有什么好担心的吗?”我浅笑一声,“从精灵族认可你的那刻起,所有关于契约的不快,都结束了!”轻轻搂紧阿闪,心中默默重复这自己的信念。帝释天学院,我来了。再次回到亚特拉斯帝国长镜城里,基德见到我们的表情则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瞧着他喜悦的表情,仿佛整个人都年轻了几十岁。“哦喉——阿闪!”他的声音甚至有些哽咽。有时不得不承认,年长者会比小伙子更有魅力。嗯此时的阿闪就已经脱离我的怀抱奔向这个白痴般的白胡子。连霞都忍不住掩口窃笑了吧。“哦喉……想死我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阿闪的声音也凝噎了:“是的……通过精灵族的考验了。我成功了老师!”听到这句话的基德猛地一惊。松开阿闪的手,转而走向我。眼神里尽是些复杂的东西……“呃不……我就免了。”直觉告诉我他要搂阿闪一样的搂我。基德沉声道:“这么说来,你已经知道过去的事了。”我松口气,托着下巴说:“呃……还算顺利。可以把她还给我了吗?不用这么为老不尊吧。”阿闪瞪我一眼,在她眼里对长者不可以顽皮似的。瞪归瞪,做为我的女友,依然要回到我身边不是吗。“这么说来,你们已经……”老东西不会还看不出来吧?“啊哈哈。”基德大笑着摸着自己的脑袋。“好走势图分析,好!实在是太好了!这是最完美的结局了!”这句话走势图分析,瓦特长老也说过。对于尝受过从前的我无情的侵害来说走势图分析,这真的是一个奇迹。“一路辛苦了,辛苦了……”老头连忙帮霞解下行李,“我已经在帝释天学院为你们安排了住处,快跟我来吧。”阿闪说的一点都没错。基德老师,真的待她有如父亲般的疼爱。……印象中,我好象才刚夸完基德。“什么?你们要阿闪在这里工作?!”我几乎是咆哮着对基德说的。哦,吼的。基德显然猜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慢慢咽下一口茶水道:“这个是校长安排的,而阿闪本人也表示赞同……”全都是废话,你老头儿一开口阿闪能不答应吗?荒谬!基德开始了对我的全方位威逼利诱。所谓的“威逼”,就是:你放跑的两只怪物会给学校带来危险你必须负责!所谓的“利诱”就是:学校的条件多好,你可以在这开始与阿闪浪漫的恋爱生活。“可是……”我犹豫着是否该说下去。“可是什么?”“可是我从来没做过老师……”的确比较丢人,阿闪一早就是宗师级人物了,我倒像个混混。“没有人要求你做老师。”基德讽刺似的说。“你不会让我做学生吧……”我冷汗。“难道你觉得肚子里的东西很多吗?”我一拍脑袋,我的上帝啊。很明显,我被算计了。只是没有想到我那崇拜并尊重的帝释天校长——苏威拉师匠,是通过这样一种方法与基德密谋把我哄进学校的……“你好赛特学长,早就听苏威拉校长提起过你。能见到你实在太荣幸了。”这个学弟的马屁拍得有点让我莫名其妙。苏威拉老头认识我吗?而我疑惑之时已经被他带到了豪华的贵宾房前。“这是学校特地为阿闪老师安排的住处。霞学姐也在里面,请进。”怎么看他怎么像服务生。推开门。嗯,条件确实挺不错。“少爷你来啦!”霞在削着水果。别以为装做没事我就拿你没辙!我忿忿地想着。这么随便就听阿闪的留在这里,再遇到劫走雪娜的那种老头怎么办?一想到那老头,我再次回忆到前不久的事件中。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连荀久离这样的高手都会为他去拼命……帝释天,的确有不少问题值得我去解答,有不少事情等着我去做……重重躺在长椅上,我无力的道:“准备呆多久?”阿闪轻笑着揉我的肩:“呆到你完全成长为止。”我逮住她的手:“包括结婚和蜜月旅行吗?”“看天气啦,看心情啦—”她笑着逃开了。这小妮子!我一个起身要耍流氓, 福建11选5走势图而不巧的, 福建11选5彩票网门被一个没教养的小白脸推开了。“哦, 福建11选5彩票平台是这里?”这欠奏的声音一听便知他是谁了。“菲托——”我闷哼道, 福建11选5中奖查询“哪都能见到你,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他习惯性的咪咪眼睛,走了进来:“那你恐怕误会了,我是现任的学生会干部,同时也是你赛特同学的直属学长。”我呛了一口水。印象中的莱门·菲托,是皇家骑士团的骨干。团长卡恩的副手……他还在上学?!“不要那么吃惊。”菲托摸摸鼻子。“不止是我,史巴达和杰娜他们都是这里的优等生。上次执行任务不过是帮国王的忙……”霞递给他一个水果,他喧宾夺主的接过。“哦谢谢。赛特你真幸运从哪认识霞这样极品的美人的……”而立刻又被阿闪打断了:“你来这里想做什么?”“哦~哦别急着赶我走呵呵。”菲托依旧是那副无赖的语气。“天色不早我不会打扰你们太多时间,毕竟同居的生活是美好的啊哈~”同居?虽然并没有任何的语病然而我看他还是有些……活得不耐烦。在阿闪足以杀死人的眼神下,菲托连忙摆手说上正题。“是这样的——阿闪同学。师匠让你明天过去一躺……校长室。”气氛顿时沉默起来。“师匠他……肯见我了吗?”阿闪幽幽的道。“是的祝你好运——”菲托伸出大拇指。在阿闪沉默之际,他连忙问上一个问题:“那么,米亚尔花的花语是什么?”米亚尔花的花语?这些在我记忆里已没有丝毫印象。菲托忽然问起这个问题,我倒期待阿闪能回答他什么。阿闪低声道:“米亚尔花的花语跟师匠有直接联系吗?”“当然没有……”见阿闪没有回答的意思,菲托使出了浑身解数。“阿闪我知道你人好心更好,所以我的下半辈子幸福真的就靠你了——”菲托开始装可怜,“你知道……我不是始乱终弃的男人。”他的话怎么这么容易使人产生歧义?于是下逐客令的便不止阿闪一个了,在把门“咚”地合上的同时,外面的菲托仍在不断的述说:“等等,你们不可以这么残忍,爱情是伟大的——”终于在菲托走后,我好奇的问关于米亚尔花的问题。霞笑着说:“米亚尔花是生长在百花丛中的一种特殊的花朵。自己无法为自己提供养分,而要靠其他植物的疏导才能使其成长。”我好奇的聆听着。“所以,米亚尔花的花语是师生之间的爱情。对于珍妮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因为她深爱着她过世的老师。”阿闪接着说:“之所以她送米亚尔花给菲托,是为了让菲托死心吧。”珍妮……在我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她的影子。以长刀扛龙爪,她师父不是省油的灯呢……菲托垂涎她很久了吧,还不觉悟吗?这一晚上,我没睡好觉。在床上翻烧饼的同时,走势图分析往事一幕幕徘徊在我脑海里,我开始疑心自己是不是发情了。起初,一直以为自己和霞是一对。并没有想到与阿闪的这层关系。更没想到与她们有着这样悲凉的往事。那么珍妮呢,她为什么也认识我,我和她之间又发生过什么?还有伊卡路斯的校花雪娜,自从她被那怪老头劫走后就一直没有消息。她那句:“我老公是死灵法师”吓过我一大跳。发情了,我一定是发情。谁都乱想,不如多考虑一下自己。从床上爬起来,轻轻猫着腰打开门,我打算做一次坏事,准备夜袭。跟她们相处那么久,什么都没做实在是太划不来了。咬咬牙,推开阿闪房间的门,做贼似的逼近。越走越近的同时,我疑心她会不会喊非礼。而毕竟我们的关系已经确立,她不至于做得很出格才对……壮了壮胆子,我闭上眼睛往她被窝里钻去!饿虎扑食!床上没人。我靠实在是浪费表情。枉我心理挣扎了这么久,到你房间不见人,实在是太残忍了点吧……没好气的从房里出来,我轻轻打开霞房间的门。原来她们两个还有这种习惯……难怪关系这么好。看着酣然入梦的阿闪和霞,我彻底的没了任何邪念。真安详啊……而两张慵懒清丽的俏脸,已经足以让我流口水了。无论如何,如果现在扑上去实在太荒唐……我才发觉,如果没有阿闪的存在,自己恐怕早对霞下手了。如果没有霞的存在,阿闪今晚只怕也羊如虎口。她们两个应该说我无法离开其中任何一个了吧。真贪心,该打。实在是太腐败了。晃晃脑袋我走出了门,骂我大傻瓜也无所谓,如果动用契约的力量将她们一箭双雕,我又和过去有什么分别。嗯嗯我是好孩子。拿这种借口来搪塞自己,真窝囊。虽然窝囊但毕竟觉得——终于有点疲倦了,困了。明天还有更精彩的事要等着我们吧。***——苍龙劫最高奥义,现在开始。——然而我更相信,仁者无敌。——这面镜子叫做昆仑镜,有着掌握时间的能力。这,这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从被四神差点杀掉时我就看到过这些正在发生,或将要发生的事情。是预知未来的梦境吗?还是我自身的什么功能……“少爷,少爷!”这就不像是梦了……“少爷,起来啦!阿闪都已经去上课了!”勉强睁开眼睛,伸个懒腰。阿闪去上课有我什么事?她是去做老师,我却沦落到去听课……洗漱后,叼着面包,跟霞出了门。无可厚非的,我和霞成了学生谈论的焦点。毕竟俊男配靓女——等等,议论我们的词句似乎不是这样的。“好靓的美眉,她旁边的谁啊?怎么看怎么像流氓……”“所谓鲜花插在牛粪上,就是这样了吧。”“今天真幸运,一眼就把最美的人和最丑的人收入眼底。”“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天使被恶魔拐卖,热血的青年们要动员起来啊!”我拷!!!才发现……我有这么差劲吗?在别人的眼里我不伦不类,在霞眼里,她恐怕已经安我当神看了。反差这么大,郁闷的慌……说真的,除了对这里的武学有些兴趣,课本上的那些东西我真是趋之若骛。若不是有霞在,我恐怕早罢课了!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寻死着,下课后是不是到图书馆翻翻所谓的秘籍绝学。是不是随阿闪见见所谓的苏威拉老师……嗯明显的睡眠不足,昨晚害的。而身边的霞文静的抄着笔记,真可人啊。困意来袭,我不自觉的歪头靠在霞的肩膀上,右上顺势搂着霞的腰,真舒服,可以见周公去了……“赛特同学,请回答问题。”谁?谁呀这么烦,没看本少爷正忙着呢吗?忙着睡呢!“赛特同学!”被霞推醒的我,就知道肯定出了什么事。一般说来霞是不会这么打扰我的美梦的。慵懒的站起身来,寻思着谁那么耍大牌。我上课睡觉关你一老师什么事……阿闪?!才想起来轮到她的课。拜托,就算是吃醋也不用这么扰人清梦吧!况且我从来没看她和霞之间吃什么醋……那么说来就是想找我碴?!阿闪瞪我一眼,刁难似的问:“提问,赛特同学请回答。”“什,什么?”“请问,旁边这位女同学的肩膀,靠着舒服吗?”“比你的舒服。”我不假思索的道。全班哄堂大笑。阿闪再次问:“既然那么想睡,为什么不干脆枕着她的大腿睡死一点呢?”我揉揉鼻子道:“没你的舒服。”的确,阿闪最美的部位就是腿了,仗着腿长穿短裙是她的一贯作风。很明显,班上的气氛彻底被我搞杂,阿闪的腿也立刻成为了公众的焦点。她阴着脸,没好气的说:“赛特!给我站上来!”“是,美丽的阿闪小姐。”我松开霞,毫无警惕的站上讲台,却见她手心上有枚图案。这种图案只有在出绝学时才会显现。那就是我们在和四神战斗时,青龙留下的……“青龙云屏!”我靠,是禁咒?!强大的禁咒能量夹杂着暴雨的龙卷将我从教室冲上云霄。挂在一棵高脖子树上。相信连霞都会张大嘴巴吧。嗯这是什么?鸟……鸟窝?!此时的阿闪,杀鸡儆猴似的对全班说:“下面继续上课,我不希望同学们还有下一个赛特出现。”看样子应该不会有人以身犯险。作为老师的阿闪珍妮恐怕都是这样声名远播的吧。……

  原标题:连连出手,继常山药业(维权)后入股科华生物,格力地产跨界投资要发力?

  小姐姐刚抱怨完“哪有马云啊”,然后就……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posted @ 20-06-03 11:02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湖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