肮脏的过去 第二节肮脏的过去(9/56)

霞尖叫一声,我却比她更先一步搂紧了她,护在怀里。沉着的说:“不用害怕,霞。这个家伙没有别的本事,只是个会制造幻影的小丑罢了。”幽影很以外的对我们行了个礼:“呵呵,无论多少年,还是再次被你识破了。我,主管幻影的蜃楼王,恭迎两位前辈的光临——”前辈?“我早该看出来,从我进来开始,那凶猛的幽灵群竟在瞬间消失。明明包扎好的伤口,竟在瞬间愈合。美丽的霞被丑化成可怕的鬼面螳螂。这一切都是你在我们心灵里施放的幻影!”被我点破的蜃楼王没有过多的解释,说道:“我的能力,是在对方心灵有破绽时趁虚而入。而真正使你们迷惑,痴狂,冲动的,实际上是你们的心魔啊。”霞顿时恍然大悟道:“那么说,无数死在这里的高阶精灵,都是死于幻影的吞噬之下?!”“这个地方千百年来都被列为禁地,孰不知来到这里的人,统统都是死在他们自己的手里。”蜃楼王振振有辞的表达——杀人不是我的错。“那么噬杀的你,干吗不干脆也把我们收拾了?”我挑衅着。“精灵族是一个思想空间很薄弱的民族。要利用他们的弱点使他们痴狂到死,对我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蜃楼王邪笑一声,“可是面对与自己一样的如此高贵的魔族,我的这点雕虫小技又怎么会奏效呢?”他的话里,我明显听出了点不对。轻声问道:“和你一样,高贵的魔族?你在说霞吗?”“不,我在说你。”“你……你说什么……”“我说,魔族的泣血杀神赛力欧斯,你的灵魂,该苏醒了。”久违了,那种感觉。那种名叫“嗡”的感觉。魔……魔族。我最痛恨的魔族。这可能吗?这句话,真他妈的毒啊,为什么我的心会猛地这么一沉?魔族?我是魔族?!“你开什么玩笑你这丑八怪!”我吼道!“报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想自欺欺人吗?”蜃楼王反驳我。的确,我这么吼,是因为我在害怕。更明确的说,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是魔族的,这个事实。更惭愧的说,我早该怀疑自己的身份。身边的霞,活脱脱的一个魔族就凭这点我也该猜到一点苗头。风车神阿里彼斯的话,基德的教诲,我暴走时拥有的恐怖力量,朋友们一直瞒我的原因——这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在这一瞬间,我也不知道我发了什么呆。而看我神志不清的霞,低声跟着说:“是的少爷。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你,和我湖北快3,都是魔族。”叹口气湖北快3,无奈的道:“我来这里的目的湖北快3,其实就是受阿闪之托阻止你,阻止你知道这一切。”蜃楼王的幽影身体,此时化为了黄的屏障。阴森的声音继续揭开着惊天之谜。“我不但擅长制造虚假的幻影,也可以帮你们回忆曾经发生过的过去。同时魔族的我们,来看看自己以前丑陋的样子吧!”宛如一场电影,我看到了自己的过去。天界,霞这个天使被我残忍的削断了双翼。殷红的鲜血染红了雪白无暇的羽毛。霞恨恨的闭上眼睛:请你杀了我吧。而我竟然无耻的道:我要你变成堕落天使,沦为我的奴仆。一个契约的标志,轻轻点在了霞的肩头。“从今天开始,你的灵魂和身体,一切都属于我——你的主人!”我的过去,就是这么的肮脏,这么的不堪入目。我不是什么替天行道疾恶如仇的主角,我只是个恶棍,如此而已。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以命令的口气拒绝了霞温和的搀扶,我的脚步极不自然的一步步踏入阿闪的居所。宛如一个烂醉如泥的醉汉。终于,见到发怔的阿闪了吗。“他是谁?”我低声问道。“什……什么?”阿闪显得惊慌失措。“你的主人,那个魔族,他是谁?”“……”“就是我,对吗?”我跪在她的面前。******************************************************************已经不用多说什么了,无疑一切都已经是默认。注定了,我自己的身世,就是这么的残酷。抖动的声调,嘶哑的噪音,我高吼道:“那个混蛋他就是我!!!”为什么?!为什么我是这样一个害人精?干咳了两声,我的头重重的垂了下去。——那么,赛特同学请你回答我,你是为什么而习武呢?——为了找回自我,以及对付某个……将来要面对的男人。自己一直痛恨的人,恰恰正是自己。这种心情谁又能理解呢?尽管她竭力的掩饰,隐瞒。最后依然让我知道了,不是吗?一时只间我只觉得,一直寻找着自我,现在自我已经找到了,却又显得那么的陌生。斑斑的事实面前,一切都这么残酷……阿闪的声音显得那么的无力:“终于,还是被你知道了一切。其实这一切是多么的可笑。害我成这样的是你,救我出苦海的也是你。在过去你丧心病狂杀人如麻时,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一天记忆全失变成这样一个人呢。”在这样一个受我伤害如此之深的人面前,我还能说什么呢?开启已经哽咽的喉咙。低声挤出一句:“对不起……”我已经无法说出其他的话。她站起身,背对着我。“站起来吧。世上岂有主跪奴的道理呢。”阿闪沉声道, 福建十一选五“血之契约, 福建11选5投注技巧你以为是儿戏吗?”是的, 福建11选5走势图在我向她道歉的同时, 福建11选5彩票网我们的地位已经如此的悬殊。这一切的肇事者,依旧是我这个昔日犯下滔天罪行的大魔头!沉默了良久,她终于抹了抹眼泪,轻声对我说:“跟我来。”而后,便往精灵一族的禁地走去。在铁榛榛的事实面前,什么都显得不重要了。我大着胆子跟了上去。随着她的脚步,寻找着我的过去。她要带我去哪?丛林渐渐深入,又让我看到了繁华中的废墟。毫无疑问,这里原来是多美的地方,为什么这么一个祥和的种族,会遭到如此的摧残?阳光普照的地方,横列着腐烂的朽木。万物苏生的地方,满目恶心的焦碳。等等,还有建筑在?在阿闪轻盈的脚步带领下。我们来到精灵族一个大型建筑面前……一个只有一扇门的建筑。还是斜着半边角,歪七八倒的门。“到了……”她头也没回,低声说。“这里是?”我好奇。“这是我家。”惊叹之中,她只身走入了那扇残缺不全的大门。阿闪的……家?是谁把这毁成这样的?!立刻发觉了自己的天真,除了是我,还能是谁。自己一直不敢否认的事实,无论如何申辩也终究是徒劳。“这里,是我小时侯生活的地方。”阿闪幽幽的说,“原来,被称做为精灵族的天堂。”我已经无暇对她的怀念动思,一针见血的问道:“然而它再美,终究还是被我摧毁了,对吗?”阿闪低声道:“一个掌握着恐怖力量的魔神,为了反抗上天,为了魔族的信念,要用他的力量统治整个世界。”“他不惜杀戮,嗜血,毁灭,甚至玉石俱焚。“在大家都认为世界末日到了的时候。“我,发现了这个魔神不为人知的一面。”阿闪转动身,看着我的眼睛说道:“那就是,善良。”我竟不自觉的退了一步。“也就是,你现在的面孔啊。”阿闪忽然伸手轻抚我的脸。我从未看到阿闪这么可人过。“我做到了,现在你改变了,不是吗?”阿闪接着问:“你还记不记得,多年前跟你交手的劲敌,精灵大长老瓦特?”我想起了精灵族里的那些传言。问:“他是精灵族最厉害的族人了吧?听说大战之后还是死在了……我的手里。”“他没有死。”?!“你跟我来。”废墟的深处,有一个肮脏不堪的沼泽路口。里面阴暗并且潮湿,很难以想象,湖北快3还能住人。准确的说,他已经不能算是人了。而是一个满目创痍的怪物。臃肿的眼睛,皮包骨头的身体,令人恶心的脓汁。整个一个……“僵尸。”他替我答了。我无话可说。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可能未见过僵尸这种东西,准确的说,僵尸是六道以外的生物,以怨为力,以血为食……”在我诧异的眼神下,阿闪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大长老。”“哦或很久不见了阿闪。”瓦特挤出一丝苦笑。在我看来,这仅仅让他更加可怕而已。“终于又见到你了,赛特先生。”瓦特长老重重松了一口气。“虽然……现在的我对你已经没有了印象。但是把你弄成这样,我觉得自己真该死。”我低下头。“这份悔改之心能降临在你身上。那可真是世界的万幸。”瓦特长老低声道,“如今已经物是人非,你完全没有必要替从前的你承担什么责任,如今的赛特已经令人耳目一新了不是吗?”我紧缩着眉头:“魔族始终是魔族。或许多年以后,魔化的我又要对自己的朋友和亲人进行残忍的杀害。令无数在阳光下成长的生灵,变成一具具散发着脓臭的腐尸……”瓦特长老苦笑一声:“现在看到你,我所能感觉的只有欣慰。”我问道:“欣慰过后,是否有报仇血恨的意志,是否有将我乱刀分尸的打算?”“不要总把事情想得这么血腥,单纯和仇恨。”他若无其事的道,“对于一个僵尸来说,这些都是淡如无味的。倒是身为魔族的赛特,你,如何面对自己的心魔。这些才是你该考虑的。”长老摸着我的额头:“和阿闪契约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我点点头。“阿闪在当时,做了一个很大的赌。”他仰起头来,“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在契约时她没有任何的闪躲和绝念。试图以如此大的代价,改变你……”是的,她做到了。“在你失忆之后,你知道吗?那时候的阿闪,就已经深爱着你了。现在一切都柳暗花明,你会好好的照顾她的,是吗?”我完全没有逃避他的目光,鼓起我最大的勇气,紧握着阿闪的手,郑重的说道:“是的,我也爱阿闪。现在的我,只为阿闪而活着。”看着我们。长老长长吁了口气,“好啦,我想这该是我所能看到的最好的结局了。”对着我说:“那么,赛特,帮我最后一个忙吧。”我疑惑道:“什……什么?”阿闪轻声在我旁边说:“毁灭。”我仍然不解,毁灭?长老说:“就是用你最拿手的绝学,灵霸天尽。将我彻底的毁灭,让僵尸的存在,完全的消失。”我默然了。“不用犹豫,赛特。”长老以一种极其平常的口气叹道:“当一个生命体,真正达到了不老不死的境地,那反是无穷无尽的痛苦。让我们继续未能完成的一战,让我完全从这种活地狱里得到解脱。”我叹口气,掌心伸向了他。再见了,这迂腐的一切。永别了,我肮脏的过去。愿生命不再永恒。愿悲剧不再发生。灵霸,天,尽!*********************************************************************对阿闪的告白,就这么突然的发生。当初在伊卡路斯的我,大概到死也不会想到会成为她的恋人吧……不过这样一来,也算把不成理的契约格式化了。作为我的女友,作威作福的阿闪应该不会在乎过去的辛酸……她应该也是幸福的吧,我这样想。那么我呢,是否算是捡到宝啦?“赛特?”关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实在难以相信现在的甜蜜。“啊?”沉闷一声,她轻笑道:“我们就要到了。”是吗?怎么时间过得好快。又得去那令人倒胃口的精灵王了。迎接那该死的第3道考验呢……我信心十足的道:“嗯,一起去见精灵王,了却你的心愿!”是的,因为我的关系,让阿闪受到了不该有的歧视。现在,是我赎清过去的罪孽,让大家对阿闪刮目相看的时候了!大殿之上。“很高兴还能看见你,魔族的赛特先生。”精灵王的语气总带有一种令人厌恶的讥讽。而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大胆的牵着阿闪的手,我坦然道:“想来在下未死,真是令王座你很失望啊。”对于所谓的考验,我早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惧怕。第一次考验,虽然让阿闪元气大伤,但是与阿里彼斯的一战让我增加了不少心得。第二次考验,虽然让我了解了过去,却又把阿闪赐给了我。你们精灵族还能玩出什么名堂吗?“那么你就去神坛接受龙神的洗礼吧!”听精灵王的口气,好象真能要我命似的。真是笑死人了,呵呵。“王座。”嗯?阿闪的声音。松开我的手,她走上前一步,叩拜道:“我有话要说。”“说吧。”阿闪点点头,沉着的道:“第三次考验——我要放弃。”哇咧——她干什么,她疯了?!我刹时有股破口大骂的冲动,而霞更是先我一步开口了。“阿闪,你不可以放弃,只差最后一步了,迈出这一步所有的难题都迎刃而解……”阿闪扭过头说:“我知道的霞,到了这一步我比谁都清楚。然而现在对我来说,任何歧视,咒怨,守则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赛特的平安。所以我决定,不再冒这个险!”我沉闷不语,有股想哭的冲动。强忍下来,难怪人常道女人在热恋中容易丧失理智。什么时候我已经在阿闪心目中变得如此的重要……不对,我在阿闪的心目中一直占有着不可代替的位置!为了不让我内疚的活着,她一个人默默承担了一切,隐瞒着事实的真相。应对考验,她总是遣散我们,自己一个人承受千难万险,却完全不让我们沾边。如此深情,这么久这么久我竟然都没有发觉到,真是混蛋极了……精灵王勃然大怒,分贝术高了起来,厉声喝道:“你……你,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抓起来!!”想不到一个王者能气急败坏到这种程度。由此也不难看出他对阿闪寄予了多高的厚望。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份后,我对以前一些不可理解的东西都有了新的认识。但是你敢在我面前要抓阿闪?做梦呢吧?!刹那间,大殿竟然狂风大做,阿闪的身体浮了起来:“霞,这里交给我,你们先冲出去,我们离开这里。”她好象还很认真呢,只不过还没有问过我这个当事人的看法……我走近阿闪,这个习惯可不好,怎么能不问过我就胡作非为呢。“契——”我停止了她的愚行,她挣扎着要说话,契约的束缚将她全盘的封住:“以主人之名,命令你收敛一切战意。”她恍惚的看着我,而她的行为,却完全不可以违背我的意图。“你现在很累了,你需要休息,阿闪。”我抚摸她的额头,“睡吧,当你醒来时,一起就都柳暗花明。”看她摊倒在我怀里,我松口气,抱着她走出大殿。契约有派上用场的时候,真是难得。我回过头:“精灵王陛下,阿闪的表现欠缺理智。作为她的主人,我想我才有权决定一切,非常抱歉。”将阿闪交给霞,我从怀里掏出武器。“现在,我就去神坛。看看精灵族不可一世的考验有多可怕!”

,,棋牌游戏网站
posted @ 20-06-04 03:06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湖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