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所谓的苏威拉(12/56)

“啊哟,疼,这里呀!”霞已经很小心,并且很温柔的替我包扎伤口。而当着阿闪的面,我仍然要鸣痛伸冤,以示抗议。而肇事者却若无其事的另眼旁观。“拜托——”我无奈的喊,“无非是开开玩笑而已,犯得着用禁咒来对付我吗?”“除了禁咒,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能制住打败四神的家伙了。”阿闪嘲弄道。我嚷着:“拿我在学生面前立威,很有效吗?”阿闪枕着自己的手背,凑到我面前问:“知不知道你在学校别人给你取什么绰号?”“什……什么?”“癞蛤蟆。”我气急败坏道:“谁?!谁胡扯的?”真想撕烂他嘴巴,nnd“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起这种绰号很正常啊。”霞在一旁嘀咕道,“大家在感慨,世上的天鹅是不是都被癞蛤蟆吃光了。”“闭上你的樱桃小口好不?”我没好气的说。霞无语了。“不过看你的样子……有七分像。”阿闪仍然跟我抬杠。我也凑近她:“那么你这小天鹅跟我这癞蛤蟆的绯闻你打算怎么处理?”看着她脸色阴沉下来,我急忙闭嘴。万一她再来那么一次“青龙云屏”我吃不了兜着走。只见阿闪双手聚起一个魔法球。“霞你别给他包扎了。”喂,喂,喂。不至于吧。在霞停手的情况下,阿闪双手成一个光球袭向我……好舒服,早该猜到是一个医疗魔法。全身的经脉像在长跑一样,散发着健康的气息。伤口淤痕顿时神奇的愈合。本来是无比清爽的感觉,可是我却笑不出来。眼前出现幻觉,在四神考验时看见的画面。——阿闪:“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住手,住手!!”像是梦魇一样,我死死扣住阿闪。抱得是那样紧,仿佛她就要离我而去一样。“怎……怎么了。”阿闪停止了魔法的施放,在我的怀抱下显得不知所措。连霞在一旁都不得甚解。大家是认为我在趁机占便宜吧……“不可以。”我语无伦次起来。“不要再用医疗魔法了……答应我。”那总是徘徊在我脑海里的,悲惨的魅影,阿闪疲惫的眼神。我实在不想看见那一幕真实的发生。一定要阻止,阻止阿闪将会离开我的预感!“你没事吧,赛特?”轻轻松开我的手,拍打着我的脸颊。抬头望去预测推荐,阿闪一脸迷惑的看着我。“神愈术是很基本的救护措施啊……怎么反应那么大?”阿闪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发烧了。我叹口气预测推荐,擦擦额头上的冷汗。“答应我预测推荐,好吗?”我沉声道。“好啦——受不了你。”阿闪无奈的收拾书本。“将来你要死的那天我也不会救你的,大不了跟你徇情!”说着,她捧着书本出门了。留下傻瓜一样的我……徇情?原来阿闪已经爱我爱得这么深了吗?“少爷?”霞的声音响起。“呃……啊?”“这么低声下气来求阿闪答应你,真的很难得哦。”的确,从我印象中认识她的那天起,似乎还没说过“答应我”之类的话吧。“那么诚恳的请求,我还以为少爷你提出让她嫁给你呢。那样的话,阿闪应该会更高兴吧……”嫁给我?思绪又开始乱了。我是该理一理,下面该怎么做。霞也已经整理好了我的着装,笑这说:“能提出跟少爷你徇情,可见阿闪真的陷得很深。无论怎么说,到了性命忧关的时候,我是会选择牺牲自己的。绝对不会让少爷死在我前面。”晃晃沉闷的脑袋,我一言不发的走出门去。真是作孽啊,我又有什么资格让霞为我付出那么多。仅仅,仅仅是我从前的邪恶,从前的霸道所种下的恶果而已。真难得有自己安排的时间,我想我该和阿闪的导师见个面。在学校几天了,还没见过苏威拉校长是什么样子……****“赛特?”好熟悉的女声,没想到我这么受欢迎,总有美女青睐我——等等不对,怎么好象有杀气?!“唰——”一道凌厉的刀锋扫向我,本能的侧身一闪,刀走偏锋将一棵大树扫成两截。斜斜下滑。轰隆!开玩笑?你谋杀啊?!“珍……珍妮?”当我看清楚她是谁,便一点也不奇怪了……“进步很大嘛,速度快了很多,闪避也很敏锐。”她收起裂牙刀,笑着走近。“苏威拉老师一定会看中你的。”我擦着很大一滴汗:“那也不至于这么试吧……会死人的。”“真没想到,还是在帝释天遇见你了。”看着珍妮和善的笑脸, 福建11选5彩票网终于明白令菲托神魂颠倒的原因了。但她那身谁都无法接近的气势让人很是头疼。我苦笑着挠挠头发:“是啊, 福建11选5彩票平台我……记起了一些以前的事。”她吃了一惊:“是吗, 福建11选5中奖查询包括我的过去?”“不……仅仅是霞和阿闪的过去而已。”我接口道, 福建11选5官网“实在很惭愧……从前的我原来是那个样子。”珍妮一笑:“别抱太大包袱,已经过去了。”“嗯,谢谢你。”“你在等阿闪吗?”她问。“其实,我也想见见所谓的苏威拉老师……”珍妮好象挺犹豫:“你们不是见过面吗?”“见过面?”珍妮点点头,“师匠跟我们提过你,好象挺欣赏你的。”???满脑子的问号,我甚至想立刻跟上楼去推开校长室的门……“校长室在图书馆顶楼。不如我带你去吧?”“不用了呵呵。你忙你的吧。”我连忙摇头。因为我看见了急匆匆跑来的菲托。我可不想坏了他们的好事,更不想让菲托误会我是不是横刀夺爱……虽然我知道他的希望非常渺茫。当菲托“吭哧吭哧”跑来时,珍妮早没影了。我一边拍着他的背助他呼吸顺畅,以便安慰他。还有机会嘛,不要灰心哈。“米……”他想说什么。“你先歇会,她人已经走啦。”我无奈的道。他才缓过气来:“米亚……米亚尔花的花语是什么?”我几乎要倒,这家伙恐怕已经为爱情蒙蔽了心智了。“你……你告诉我,我今晚请你喝酒。”了解我的人,都不会拿“酒”这种东西来诱惑我。相比之下我宁愿菲托说出“我拿阿闪小时候的写真集给你”之类的话。但我发现,菲托你真的很可怜。我寻死着要不要告诉他米亚尔花的花语,告诉他,其实珍妮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那就是她过世的老师……我犹犹豫豫:“米亚尔花的花语……是默许吧。”“默许?”我大着胆子撒谎:“是默许自己的追求者,她已经接受你了,如此而已……”虽然我不大愿意撒谎,但是,总该给人留点希望,不是吗?“吧吱。”冷不防的,菲托那刚吃完早餐沾满肉沫青菜叶的血盆大口重重吧吱到了我脸上。哦我的上帝啊真想把他剁了!“谢谢~真是我的好兄弟!”看着他屁颠屁颠跑去的身影,捂着脸上令人作呕的唾液,我开始后悔为他着想了……图书馆。一步步踏上这阶梯,我知道即将见到自己命运中重要的人物。那就是帝释天的校长,预测推荐阿闪菲托的导师,苏威拉。恩,阿闪今天穿的不是这衣服啊,这美女是哪个?雪娜?!我靠——“雪娜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几乎要喊出来。被怪老头掳走的雪娜,竟然会近在眼前,我见到鬼了?!“赛特?”能够认出是我,应该是雪娜本人没错……实在是太乱七八糟了。“你不是被……”“哦呵。”她甜甜的一笑,急忙说道。“本来我从伊卡路斯出来阻止着魔的霞。”这个知道我,阿闪已经跟我说了。然而?!“呵,真是难以启口。学艺不精反被霞伤到了。”她俏皮的眨眨眼睛,仿佛是一件小事……我沉声道:“实在对不起,霞给你添麻烦了……”“没有关系。我福大命大,有苏威拉老师救我呀!”苏威拉?!救你?!我恍然大悟。那么说来,当时掳走雪娜的怪老头……就是传说中的苏威拉?!我靠,这还有天理吗?!雪娜竟还完全不知情:“怎么了,赛特学长?”“没……没什么。”我急忙岔开话题。问她:“那么说来,苏威拉老师是不是戴着小墨镜,秃头,短手短脚,矮矮的个子的老头?”“是啊。”她不假思索的说,“但是你可千万不要因此而小看苏威拉老师哦。据他所说,当时伤害我的并不止霞一个魔族呢。还有一个更厉害的,满头乱发穿得不伦不类贼眉鼠眼样子相当猥亵的魔族打我的主意。他千辛万苦还叫了荀久离帮忙才把我救出来的。”我无语了。“咦学长……苏威拉老师所说的那个猥亵男……不会就是你吧。”“当……当然不是我!”我急忙一本正经的道,“哪能啊,一定是看错了,看错了!”“哦……”她嘟哝着小嘴,一脸的狡黠。而我却巴不得脚底抹油。“啊呀不早了,我真的该上去了。”飞也似的跑上楼。顾不得她在下面如何的窃笑。苏威拉。苏威拉!苏……看到阿闪,也从另一侧看到久违的苏威拉师匠。他长着熊的脑袋,狼的眼睛,猫的胡子,猪的下巴,土拨鼠的耳朵……我想此时,他也不会用什么好的词汇来形容我吧……再看阿闪,她的眼睛怎么会有泪滴,她哭了?!敏锐的直觉使我“扫描”苏威拉的衣襟。妈的果然亮光点点……“你这老不修,对阿闪做了什么?!”我大喝道。敢欺负阿闪,你活腻了吧!就在拎起他衣襟的同时,我才发觉到此事会有一定的蹊跷。毕竟我赶来之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赛特你快住手啊!师匠已经原谅我们了,我们该高兴才是啊!”我才回过神来。刚才的情景应该是——因为契约关系,苏威拉早就扬言不会见阿闪,而我现在发生的改变。以及精灵族发生的一切,都由阿闪解释清楚。终于一切风平浪静,阿闪感激涕零,苏威拉则施以父爱般的关怀……狗屁吧。他这老没正经,谁知道他会不会趁机占我女朋友的便宜!可疑,实在可疑。但是看阿闪的态度,明显又是我不对了……“呃……这个可能有点小误会……”老不修开口了。打心底里,我表示愿意与他的某些直系女亲属发生某种带有强迫性的非法性行为(简称我操你妈,但是大家要文明,文明。)骂也只有在暗里骂,行动上依旧还是要把他放下来。而实际上我对他已经没有一丝的好印象……老不修又发话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赛特嘛,真是英姿勃发,名不虚传……”悠着点吧,对雪娜是怎么描绘我的,以为老子不知道吗?“原来你就是苏威拉。”我低声说,“真让我大跌眼镜。”“赛特!”阿闪小声埋怨我。“对长辈……怎么能这么无礼?”我靠。我欠他的?!只见老不修托托眼镜,平静的道:“我是什么样子并不重要呀。关键的,希望你们幸福……因为你们可是经过千辛万苦才有今天的丰收。”说着他还老摸老样的握着我和阿闪的手,合到一起。仿佛一个慈父的样子。而我最关心的,是他握着我的手,有无不良嗜好。再看看阿闪那边有没有被他揩油……阿闪竟然还很感动的点头:“谢谢你,师匠。”我无奈的挽着她肩膀:“都过去了,回去吧阿闪。”下一步是打开苏威拉的脏手……不错,很识相的松开了。于是“再见,师匠。”“再见”拜托别磨迹了这种老不修多一个不如少一个。“呃……赛特。”我靠,还有什么事?我回过头。“上回你跟荀久离斗剑……”我脸色铁青,好事不提偏提老子败北的一战,存心找碴取笑我是挖?!沉声道:“那又怎么?”“赛特你的体内,流淌的是傲视天下的血液。却有棵积极向上的心灵。在你未能成长的情况下令鬼谷高手跟你过招,实在有欠考虑……”他轻轻低下头,“致使你的失败,更令你的自尊自信受到了伤害,我表示由衷的道歉。”“……”不知怎么的,我发现我对他的看法,是不是也有欠考虑……阴谋,一定是阴谋。在跟老子装深沉哩!他又发话了:“所以……如果能做补偿的话,我会尽可能的做出补偿。我想把几十年来领悟的绝学全都教给你,你愿意接受我做你的老师吗?”开玩笑吧,拜你为师以后怎么修理你?而阿闪却不断的暗示我——快答应啊,快答应啊,这样的机会不是谁都有的。好强烈的暗示,你怎么就不暗示我吻你呢?“我认为……不需要~”我答道。“经过精灵族四神的洗礼,我认为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人们。对于再增强所谓的实力,我并没有太大兴趣。况且为了增强自己而被魔化的话,也是阿闪不想看到的。”这一点,阿闪应该认同我吧。“也许……我能引导你从魔性中脱离出来,”他沉声的说。“要知道,赛特你,可能是唯一能挽救亚特拉斯帝国的人了。”“果然世上没有白吃的晚餐。”我苦笑着,“最终的目的,还是利用我这个昔日的大魔头助你完成什么大业是吗?”“是为了亚特拉斯的千万子民。北国的杰里夫·拉曼……”没等他说完,我已经将阿闪带出了门。这就是我和导师的第二次见面,结局好象不大尽如人意……

,,在线网投游戏网站
posted @ 20-06-04 04:08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湖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