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神坛洗礼(10/56)

就剩最后一步了,终于可以结束这令人懊恼的一切。这一步该有多么的难迈呢?回头看看焦虑不按的阿闪和霞,我挤出一脸调皮的笑容。能被她们这么担心,我真有些飘飘然不知所以了。无论如何,我相信像阿闪对我这么好的女子,世上是找不出第2个的。所以我绝对不可以再让她受一点伤害;不可以让她被人瞧不起,被人轻视。并切我更加不可以失败。因为我不想她“新婚”就成为“寡妇”。“嗡”的一声脆响,把我的整个思绪停下。不知不觉,我已经来到了神坛的中心。很广大的一块场地,东南西北各立了一根柱子。四根龙柱栩栩如生。刹那间,电闪雷鸣。周围的精灵长老口念咒文,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让人感觉到有不好的事要发生。而我的直觉告诉我,敌人似乎已经把我重重围住。那么,我要对付的是什么?是柱子?!精灵族的第三道考验,也是最后一道考验。那就是独上神坛,接受神的刑罚。而神坛上屹立的四根龙象石柱,便是传说于东西方著名的“四神”。能够承受住神的刑罚,世上便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只是,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能力与神去抗衡。抬头望着遍天的雷电,我握紧无相,双手托着喝一声:“冰凌!”咔咔咔咔咔,剑柄喷出冰刺。我警觉四周,巍然不动,等待所谓的“神”出现。大地忽然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南边的石柱轰然倒下。石块中俨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乌龟。一点都不好笑。我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因为这是大乌龟的头部,是龙的头!而它的尾巴渐渐升了起来,七彩缤纷是蛇的尾巴。而蛇的头部却是……鸟头!这究竟是什么怪物?!根本不给我想象的时间,这只怪物大嘴一张,地面裂开长长一道缝,直朝我裂来。风一般的闪身,我横步离开攻击范围。太可怕了,这种力量即使毁掉整个神坛也绰绰有余。真的是,神的力量吗?完全没有掂量对手的机会,东边的石柱轰倒下来。一声啸天的吼叫震耳欲聋。我的上帝,精灵族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老虎,我靠还是白色的老虎?!只见白虎裂牙一张,它的牙齿还有风的属性?那么……一阵致命的龙卷风,比阿里彼斯还来的猛烈。我被卷入了空中,旋转几圈藉此稳住身形。无相重重下劈,白虎的气劲被我分成两半新闻资讯,而大乌龟的石头却冷不丁砸在我身上。吐血新闻资讯,真他妈痛。一个箭步冲到大乌龟旁边新闻资讯,正要出手时它却遁到地下去了!我一个回转,抹抹伤口,开始盘估下一步要怎么做……很显然,眼前的两个神兽,大乌龟是土属性,白虎是风属性。这么说来另外两根石柱……西边的石柱倒地,“呜——”的一声吼叫,一只青色的巨龙腾上了天。利爪齐下,天上的雷电被它操纵着袭向我。左躲右闪根本毫无出路。回身甩手,飞出一道剑气,青龙的龙尾一摆剑气就“砰”的被甩断。这种程度的伤害根本不足以跟它们抗衡。而最北那跟石柱的属性……我的周围圈出一道火墙。尖叫声嘎然响起,一只火凤凰照亮了整个天空,尖嘴喷射出焚天的烈焰。这就是四神,四只被誉为不可战胜的神兽。孤立的我,已经被它们上下左右包围。残酷的事实是我必须以一敌四,实在很糟糕。“炎龙赤烈拳!”只有用最拿手的必杀,一道炎龙奔上云霄,与火凤凰的烈焰对抗。还没分出胜负就被白虎的狂风扫得四分五裂。而青龙呼唤出的狂雷暴雨直把我的必杀化解得无影无踪。大乌龟闷哼一声,几个大石块轰隆隆滚向我。本能的,以无相不断招架。而上方的火凤凰已经攻向我的背后。“哄”的一声衣服被烧着。我滚身到了一角,再次站起来。我还有力气……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会战斗到底。可是实力的悬殊摆在眼前。输,没有任何意义。我必须反击,不放过任何的机会!“灵霸天尽!”去死吧你们这些阻碍我的混蛋!蓦然之间,我从自己的心里感应到了一丝的邪恶。仿佛任何东西阻碍我都得形神俱灭,即使是神佛也不例外。四神并没有得罪我的地方,而此时的我是那么想让它们死。这就是所谓魔族的本性吗?灵霸天尽强大的破坏力使得四神连连后退。而白虎的风系摧毁力拼命与我的绝招相抗衡。大乌龟,青龙,火凤凰却在同时包夹了我。巨石,烈焰,狂雷轰击。我连中三下,狂吐一口血。白虎被我震得老远,我也倦成了一团喘着气。现在的我,实在没有再战斗下去的可能了。单腿跪在地上,我的呼吸变得非常急促。四神的攻击并没有停止,而我却已经丧失了闪避的力道。摊倒在地, 福建11选5投注技巧我败北了。在四神的纵横殴击之下, 福建11选5走势图我失去了知觉。自从来到精灵山谷, 福建11选5彩票网我遇上的对手个个都是魔族。而这一次, 福建11选5彩票平台我是真正的跟神在斗,在向神挥拳!是的,这就是神。所谓精灵族不可战胜的神话。我输了,已经尝受两次失败的我,早已不会那么天真的逃避失败。我当然更想坚强的站起来。然而,我现在是在哪,为什么周围黑漆漆的一片?!这是什么?是沙漏?!代表时间的沙漏吗?为什么会看到我自己,看到自己曾经说过的话,看到疲惫的阿闪在跟我说:——阿闪: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活……下……去。这是什么画面?阿闪怎么会那么疲惫,她怎么了?——霞:太好了,少爷没有事,他一定能赢的是吗阿闪?——阿闪:不……快阻止他,快阻止他们,谁来阻止他们啊!!!霞和阿闪,她们怎么了。她们不是在神坛下面等着我吗?我怎么会看见她们在说什么呢?四神吗,是东方传说中的四系神兽。他们的排列依次是:上朱雀,下玄武,左青龙,右白虎。是了,我正在战斗;那只大乌龟叫玄武,火凤凰叫做朱雀。然而最后的结果是,我战败了,对吗?我就要死了吗,会被杀死吗?神,是不可战胜的。自负的我终于还是惨败了。真的非常遗憾呢……再见了,阿闪,霞……——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活……下……去。——活……下……去。不对,我还不能死!阿闪还在等着我,我必须活下去!事实摆在眼前,我的对手是神。可神又怎么样,从前的我不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吗?!又来了,这种感觉又来了。邪邪的,一种久违的邪恶感。这就是从前的自己吗?藐视一切的自己?我厌恶杀戮,厌恶鲜血,新闻资讯然而为了所爱的人,事实在逼我动用不该动用的力量!!!我跟阿闪的契约,凭什么让你们来管?阿闪悲痛欲绝被精灵族唾弃,你们就开心了吗?!拆散相爱的人们,你们就得意了吗?!你们是神,就该受到人们的参拜吗?!我是魔族,就该去死吗?!凭,什,么!!!我为自己的幸福而战,我错了吗?“啊————”什么都不想,我只想一味的吼叫。惊人的暗黑力量在我身体内觉醒。“喀嚓”一声我从青龙冻结的冰块里崩裂。双手合十,身体半蹲。身上的恐怖力量彻底的爆发了。暴走,这种状态叫做暴走。今天,你们全都要死。用鲜血去洗刷你们的愚蠢吧。我一定会胜利,阿闪,霞,你们不会等太久了。观战的你们,一定非常喜悦吧……喜悦……尝尝魔族的力量!!****************************************神坛之下。激烈的神魔大战把阿闪和霞的心扣在一起。现在这种暴走状态下,我有绝对的自信。霞看我的目光都带着喜悦。“太好了,少爷没有事,他一定能赢的是吗阿闪?”“不——”阿闪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微笑,凝在一起显得无比的悲伤与焦急。“快阻止他,快阻止他们。谁来阻止他们啊!!!”“可是阿闪,少爷他就快要赢了……”“那不是赛特!”阿闪凄厉的喊着。“现在战斗着的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赛特了,而是魔族的恶鬼,塞力欧斯啊!!!”“什……什么?!”“快住手,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们……”***说笑吧,就你们四只爬虫,也配称为“神”吗?!真让人笑掉大牙。我眨眨遍布血丝的眼睛。收回刚劲的手臂,四神的阵型完全被打乱。神坛已经被我毁得七零八落。所谓的四神,也不过如此了吧。我轻哼一声,向前迈了一步。四神跟着后退一步。空中的朱雀呼啸着冲来,我以极快的速度卡住了它的喉咙。鲜血一点,异光突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契约,让我取得了它的灵魂。朱雀消失,那其他三神呢?你们怕了吗?呼啸的狂风,示意着神的愤怒。好极了,就让我奉陪到底吧。下一个是谁,你,你,还是你?迎着白虎的狂风,我从容的向前走。纵然风利如刀,我依然毫无惧意。然而,哪来的另一股气流,比白虎的风牙还来的猛?长发精灵从天而降。是阿闪吗?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抱紧我,似乎将要生离死别一样……“不要……不要再魔化了,赛特。”阿闪一脸愁容的彻底把我叫醒。我才想起来,我最不想看见阿闪疲惫的样子。可一次次不争气的我,却总要靠她来牺牲。蓦然想起,如果不是阿闪的及时出现,魔化的自己已经将一切都毁灭了。渐渐的我已经感觉到,血丝从我的眼珠里褪去。阿闪低下头,重重松了一口气。白虎和玄武消失遁走。糟了,为什么只有白虎和玄武?青龙在哪?!阿闪虚弱的说:“我已经和青龙订了契约……神已经认同我们了。我自由了,赛特。从精灵族的噩梦里,彻底的解脱了。”“这,这是真的吗?!”我颤抖着,“我们成功了?”整个神坛,早已成了一片废墟。透过破开的结界,我们三人会心的笑着。六只手臂,亲密无间的拥在一起,令人释然的喜悦,温馨的传来。***************************************************精灵族大殿之上。与阿闪刚来相比,这个种族对我们的态度可是天壤之别。现在的阿闪,再不是所谓“助纣为虐”的魔族走狗,而成了“天命所归”的民族英雄。看到精灵族人的愚昧,不仅使我也感到无尽的无奈。真是荒唐啊。所谓的三重考验,根本不是一般人能通过的。在我看来,这三个关口,只有威力强大的魔族才可能通过。回忆起阿里彼斯,蜃楼王,四神,换做精灵早就完蛋了吧。所以,你们知道吗?你们所谓最厌恶的魔族,才是唯一能通过你们所谓“考验”的种族啊。将魔族奉为神明,这就是愚昧。“肃静——”精灵王威严的声音打断大殿的喧哗。我把玩着剑柄,嘲弄的看着他。而阿闪和霞在我的左右乐着。“虽然我很讨厌你们魔族,更介意阿闪与你订立的契约……”王无奈的道,“然而我不得不承认,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说服了我。”我无聊的看着他:“是吗?那可真是托福托福啊。”“希望你能好好照顾阿闪。”王朗声道,“我们只有把她交给你了。”我点头:“嗯,嗯。”废话真多。于是大殿上又开始喧哗,而我把无相重重往地上一插,擦擦擦冒出雷电。使得大家都安静下来。“我想说几句,可以吗?”我眯着眼睛。众目睽睽下,我挠着头皮。“对于精灵一族,我最想说的话是:你们就只会欺软怕硬,以伤害自己人来获取所谓的心理平衡吗?”“是,我和阿闪订了契约。你们很反对,很恼火,很气愤我非常理解。然而你们把你们的悲愤发泄在哪呢?你们只会发泄在无辜的阿闪头上!主奴契约,责任在我,但是你们敢动我吗?你敢吗?你敢吗?还有你,你敢吗?你们畏惧魔族的实力,你们害怕!哼,还定下一套措施折磨阿闪,真可怜啊,真让人瞧不起啊!”“什……什么?!”这下子热闹了吧。“岂……岂有此理……你!”我收起无相,转过身,放声骂道:“其实,阿闪是否被你们歧视,是不是受到你们尊敬,老子根本不在乎,更不屑于在乎!因为你们根本不配来对阿闪指指点点!”我走出大殿,一回头:“精灵王阁下,其实有句话憋在我心里很久,早就想跟你说——“那就是,你真的很丑,比瓦特僵尸还要恶心!“对于见了你这张脸还要颦颦下跪的千万子民,我表示由衷的钦佩和同情!!!”

  3月23日,2020中信置业杯中国女子围棋甲级联赛网络热身赛首轮在野狐围棋战罢。首轮比赛过后,卫冕冠军江苏致远队与山西书海路鑫队两队零封对手,并列第一;上海中环集团队芮乃伟与浙江云林棋禅队汪雨博的比拼延期举行,目前两队一比一平,队伍的最终胜负积分还要看芮乃伟与汪雨博的较量。

,,湖北快3官方投注
posted @ 20-06-04 03:24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湖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